快递下乡,怎么下得“好用”

2017-07-06 09:28         浏览数:516

2016 年全国两会,“快递下乡”被正式写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成为一项“国家工程”。近两年来,全国各地涌现的“快递下乡”经典个案不胜枚举,“下乡”方式百花齐放,本刊也多次进行追踪报道。今天,当我们从国家工程的角度重新审视“快递下乡”时,有必要将个案进行梳理,总结、提炼为“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本期“样板间”,我们以江西上饶、吉安的“快递下乡”为样本,探讨快递下乡如何“下得去、立得住、受欢迎”。

2015 年,江西省来自县域的快递业务量比重已经从上年的 36% 提升至 43%,上涨了 7 个百分点。”3 21日,江西省邮政管理局局长杜继涛向记者透露了这一数据。毫无疑问,县域快递业务的高速增长,与“快递下乡”的扎实推进密不可分。 江西虽地处中部,但区位优势却非常明显。向外,与浙江、福建、广东等东部省份接壤 ;向内,四通八达的高速路网连接省内 11 个地市。这一地缘条件既为江西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创造了条件,也为快递物流网络向下延伸奠定了基础,更为当前电子商务进农村提供了有利的支撑。 “快递下乡”怎么推进?各地情况千差万别,很难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统一模式。江西省的做法是 :因地制宜、分类施策,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

模式一 “快递 + 快递”,抱团取暖


“去年 8 1 日正式营业,8-10 月,三个月共盈利 4.5万元,利润提升 50% 以上。”3 22 日,记者来到位于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洋口镇的“洋口快递超市”,作为股东之一的广丰区圆通品牌负责人郑辉飞向记者道出了快递超市的经营业绩。 “洋口快递超市”,是上饶市邮政管理局力推的“快递下乡”的一种模式。其核心就是快递企业抱团取暖、降本增效。 据了解,“洋口快递超市”是由广丰区的 6 家快递企业共同出资成立的一家第三方公司,独立向市邮政管理局申请快递业务经营许可。各品牌每天分两个批次把快件交由快递超市代收代派,并按照各公司的派费标准,统一与快递超市进行费用结算。目前,已经有9 家快递企业入驻“洋口快递超市”,日均派件量超过1000 件。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洋口快递超市”的运作模式,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为“快递下乡”的 2.0 版本。在快递超市开业之前,多家快递企业已经将服务网络延伸到此 :圆通开设了自有门店,天天通过与乡镇便利店合作为洋口镇群众提供快递服务。“洋口快递超市”的出现,实际上是将现有农村快递网点进行资源整合,集约化经营。 “ 资源整 合后, 综 合 运营成 本至 少节约了 30%-40%,服务质量也比原来的‘单打独斗’更有保障。”快递超市股东之一、广丰区天天快递负责人俞真锋告诉记者。这一点,记者在郑辉飞那里也得到了印证。郑辉飞说,快递超市开业前,圆通在洋口镇的派件量只有 200 件左右,现在已经突破 300 件,除去自然的业务增长外,他认为“有品质保障的快递服务激活了农村群众的网购能力,让他们更乐意、更放心地参与网购”是一个重要因素。

“ 组团 下乡”, 从 逻辑上很 好理 解。 但要真正实现,却并非易事。其中最大的障碍就是如何协调快 递 企 业之 间的利益分 配, 让他们愿 意 抱团合作做 大 农村市场的蛋 糕。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洋口快递超市”6 家股东的持股比例,是根据整合前各家企业在洋口镇的市场份额进行分配。根据市场份额来分配收益,是一个相对公平、各方都能接受的合作方案。 此外,选择洋口镇作为“组团下乡”的切入点,其中暗含诸多考虑 :首先,洋口镇是广丰区的“大镇”,人口多、经济相对发达,村民们有一定的消费基础,每天的快件派送量有保证 ;其次,洋口镇农村电子商务还处于起步阶段,农产品上行的快递需求还不明显,把快件交由快递超市代收代派,可以让快递员腾出更多精力去开拓收件市场。郑辉飞向记者透露,由于大家都尝到了“组团下乡”的甜头,他们已经计划将这种模式复制到附近的五都镇和广丰一中。 当然,快递“组团下乡”并非没有障碍。据记者了解,随着发展农村电子商务成为越来越多地方政府发展本地经济的重要抓手,在一些经济基础较好的农村地区,不少快递品牌县级公司以承包或其他方式将乡镇区域的经营权转让。在这种情况下,快递“组团下乡”,整合资源,还需要协调好农村快递网点承包者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而这,亦是一个难点。


模式二 “快递 + 电商”,打通产业链


上饶市玉山县四股桥乡,陈宝军从部队转业后,几经周折,最后选择了回乡干快递。在“快递超市”硕大招牌下,除了天天、申通、圆通、中通、顺丰、韵达的标志外,还悬挂着另一块牌匾—玉山县四股桥乡电子商务服务中心快递(物流)中转站。 玉山县是上饶市的国家级电子商务示范县,支持电子商务发展的政策已经在乡里落地。在这里,“快递超市”和电子商务服务中心几乎是“一体”的。三层小楼,一层用于收派快件,二层是当地农特产品展示区,三层是电商人才培训基地。“快递超市”的空间虽略显局促,但足以满足当前的件量需求。更重要的是,受益于对电子商务的扶持政策,门店是由乡政府免费提供。很显然,快递已经被视为支撑农村电子商务跑起来的一条腿。记者在采访中获悉,2015 年,玉山红芽芋滞销,当地邮政通过“电子商务 + 快递”方式,把超过2 万斤的红芽芋销售出去,不仅解了当地群众的燃眉之急,还助农增收。2015 年通过网络平台销售野生葛粉 1 万多斤、野生葛根片 3000 多斤、土鸡蛋 1 万个 ;通过阿里巴巴批发网销售红芽芋近 100 吨,吸纳全国会员数达 3000 人, 通过互动,服务会员,吸引 300 多人到实地体验消费,2015 年营业额近百万元,同比增长 20%,促进 50 个村民就业。”四股桥乡副乡长孙绍军翻出了手机中的这条信息,他告诉记者,这是乡里一家电商上报的 2015 年经营情况。在他看来,快递与电子商务的结合,不仅打通了当地土特产品的上行渠道,也为乡里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新动向— 据他观察,最近两年,回乡创业的年轻人已经有三四十人,其中有一位创业经历颇具代表性— 2012 年,在杭州打工的刘艳开始接触淘宝,兼职将老家的葛根、葛粉等土特产品挂在网上销售。2013 年,为了照顾家庭和孩子,她从杭州回到家乡,也把电子商务带回了家乡。她注册成立了上饶市以琳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以葛根、葛粉为拳头产品,同时销售本地土货,“网店的固定客户有两三千人,黏性高的客户就有三四百人”,一年的销售额可达到 50 万元,其中 2015 年的盈利就超过 20 万元。刘艳告诉记者,最初做电商,乡里没有快递网点,所有快件都是送到县里去发,诸多不便。现在,虽然乡里有了网点,但她每天的发件量稳定,县里网点给出的快递价格比乡里网点的价格优惠,所以她暂时还不考虑“回归”乡里。这也就意味着,陈宝军的业务只能从农村电商的后起之秀里面进行挖掘。 据了解,陈宝军实际上是代理了多家快递公司在四股桥乡的快递业务,最初,因为各家的件量都不大,操作处理都在自己家里进行,没有门店,更谈不上做好服务。后来,在“快递 + 电商”的发展模式中,他得到了乡政府搭建农村电商综合服务平台的政策支持,开起了门店,并有意识地进行快递品牌的推广。虽然现在收件量不大,但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前景,让他对做好农村快递市场充满了信心。 交流中,陈宝军也向记者坦言内心的担忧 :农村快 递网点多为县域网点的加盟商或代理商,件量 少、距离远、成本高,农村网点的收件价格和县域网点的收件价格相比不占优势,而农村电商也不是高利润行业,对快递价格敏感,一旦其每天的发件量稳定,也就有了越过农村网点直接和县域网点谈判的筹码。而这种情况,无疑会影响农村快递网点的积极性— 农村快递网点不应该只是快件派送服务的提供者,更应该成为县域网点的伙伴,县域网点有义务、也有责任扶持农村网点的成长,两者应该是利益的共同体,一起去做大蛋糕。

模式三 “快递 + 邮政”,开放得共赢


“邮政拥有全国最广的服务网络,如果邮政网点向快递企业开放,资源共享,将会极大地推动‘快递下乡’的进程。” —自“快递下乡”工程启动以来,记者到各地采访时,多次听到这样的工作设想,不少地方也进行了“快递+邮政”合作的尝试,但实际效果却不尽如人意。究其原因,有的地方甚至进行可行性研究的阶段,就将其归结为两个字— 体制。 的确,邮政和快递,一个国有,一个民营,二者之间能否真正跨越体制的鸿沟而牵手?答案是 :可以,但需要双方都拿出诚意和行动! 2015 9 9 日,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江西省分公司与江西顺丰速运、圆通速递等 8 家品牌快递企业签订了“江西省农村快递服务体系建设战略合作协议”,快邮合作在江西正式拉开序幕。今年 3 7 日,中国邮政江西省分公司又向各市、县分公司下发了《关于推进全省邮政农村电商快递服务体系建设的通知》,明确了县级快件集散中心、乡镇电商快递综合服务中心及村级快递综合服务站三种合作模式的运营方式,并且拿出100 万元专项项目奖励基金,对先行先 进单位进行考核奖励。 记者注意到,这份《通知》不仅明确了邮政电商快递综合服务体系建设工作推进的内容、时间表和责任单位,甚至对农村电商快递综合服务中心的建设标准、标牌设计都进行了逐一细化。可以说,这是一份极具指导性和可操作性的实施细则。在快邮合作实施较好的吉安市吉安县天河镇农村电商快递综合服务中心,中国邮政吉安县分公司总经理王俊华向记者介绍了快邮合作的具体运作方式—邮政的车辆负责快件从各快递企业县公司到天河镇农村电商综合服务中心的接驳,各快递企业按照 1-1.5 元不等的价格向服务中心支付派费。服务中心将各快递企业的收件价格进行公示,由消费者自主选择。服务中心揽件的收入,除支付面单费和操作费外,剩余部分留作服务中心的运营收入。天河镇邮政所揽投员在每周两个频次的报刊书信递送时,将村民的快件送到家里。 揽投员彭胜强向记 实, 自从今 1 月农 村电商快 递综 合服务中心开业以来,他几乎每次下乡入户,都要捎带 40 件左右的快件,他 1 月份的收入比之前增加了 1000 多元,而这,相当于他现在 工作收 入的 1/3 采访中,还有这样一个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天河镇农村电商快递综合服务中心门店的租赁和前期的装修费用,都是由吉安县邮政分公司先行垫付。王俊华表示,上级公司对综合服务站建设的资金支持和奖励,也将全部用于服务站的建设中。作为对邮政公司合作诚意的回馈,至少有两家快递公司向综合服务站开放了信息系统的数据接入端口—要知道,民营快递企业向国有的邮政企业开放数据端口,作出这样的决策,也颇具胆量。综合服务中心负责人黄建云告诉记者,对于尚未开放数据端口的快递企业,他们也通过建立台账、交接单等相对原始的方式进行信息的交流,虽然麻烦一些,但并不影响现阶段快邮合作的开展。

尽管这样合作的结果是“双赢”,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放置全国,像天河镇这样愉快的快邮合作案例并不多见。将原因归于体制,是最冠冕堂皇,也是最偷懒的做法。记者从江西省邮政管理局提供的一份资料上看到,截至 311 日,江西省已有 25 个县分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24个县分公司争取了政策、资金扶持,但依然有一些地方还在观望。如果像江西省这样,在省公司层面已经发文推动,而个别基层公司却进展不顺,或许更需要经营管理者转变观念。




扫一扫,更精彩